鹿菲子

我亦稻粱愁岁暮,年年星鬓为伊加。

我的小彩拍断掉惹。
见到了很久没见的队友好开心。
可是那些师兄师姐再也不会来训练了。
队里又多了几个没见过的师弟。
总是这样,世事漫随流水,算来一梦浮生。
希望我也会有好结果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