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菲子

我亦稻粱愁岁暮,年年星鬓为伊加。

从来没有这样想要谈恋爱。
心里很空。
大概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状态吧。
但是恋爱不是解脱我的支柱。
妈妈还在西班牙,好想回家,或者和她一起。
我怎么会这么差劲呢,什么都做不好,不知不觉中,就已经落后很多很多了。

评论